八月,跑去太空未必就是一条更简单的出路


编者按

本期中,美国华裔科幻作家、雨果奖和星云奖得主特德·姜对话王侃瑜,分享对科幻小说的理解与创作体验;“中版国教”杯第二十二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正在进行中!记得提前去熟悉的报亭预订噢!邮局订阅,邮发代号4-4;公众号微店——萌芽小铺。

头条

特德·姜 x 王侃瑜 《跑去太空未必就是一条更简单的出路》
在特德·姜看来,人们通常觉得科幻小说是关于某种“道具”的,比如太空飞船或者外星人,但事实并非如此,科幻小说是关于变化以及这种变化的不可避免性,关于未来可能会不同于过去。对既有假设的质疑和倾覆,才是科幻小说的根本内容。在本次访谈中,特德·姜大方谈及自己作品中出现的宗教、哲学、技术等元素,也分享了处理科幻小说细节与篇幅的经验,以及他在写作历程中的心理感受。

小说

来年《补》
父母复婚之后,母亲显得格外满意与喜悦,仿佛九年离别中的痛苦和缺憾都已被弥补,杨馥宇则艰难地尝试着同搬回家住的父亲和弟弟重新熟悉起来。这周末,杨馥宇即将和相亲对象一起前往威港,如果顺利的话,这可能会成为23岁的杨馥宇人生中的第一段恋爱。赴约在即,她却忍不住想起了高中时的学长,那个深埋在她记忆中的理科部“第八名”……

赵宝明《黑萝莉》
小学五年级时,“黑萝莉”的身高已经逼近一米七,又因为成绩差、来自母亲缺席的单亲家庭,而成为整个班级排挤孤立的对象。尤其是那位坐在她斜前方、头发有着双旋的男生,他的屡次欺凌令黑萝莉无比绝望。眼看着男生下了“战书”,黑萝莉决定做出反击……

负二《冷宴》(下)
“我”在“掘墓人”罗小南的帮助下得知了阿高的情人张盈影的真实身份。几经波折,这件案子似乎终于可以告一段落了,我却意外地从阿高的妻子那里发现了这桩委托的背后真相……

专栏

#奇怪的人#
沈大成《皮肤病患者》

周末的短途旅行过后,他发现手臂上长出了一块又红又圆的小疹子,排布均匀而精美,医生诊断为“圆形皮炎”,但药膏丝毫起不到止痒的作用,与他同行的朋友们也在这时失去了联系。他本想刻意忽略这块疹子,却在出差途中不由自主地中途下车,面对着车站前的美丽景色,他身上的疹子突然剧烈地痒痛起来……

#三角关系#
库里里《别让我走》

在石黑一雄的《别让我走》中,黑尔舍姆孤儿院的孩子们在获知自己作为器官捐献者的命运后,表现得如同集中营中的犹太人般坦然——为什么他们不想逃走?作者结合小说文本及现实生活,分析了现代社会中“身份”对人的制约,并由此引发出对“体验”和“回忆”重要性的思考。

散文

徐振辅《雪豹:日梦 公路 动物乐园》
我最终没有在西藏找到雪豹,在离开高原后,重新回到了城市的虚妄日梦之中。但我知道只要这个世界还允许高原存在,就必然允许另一种生活,和城市生活具有同等的神圣性的生活。被野生雪豹拒绝的我,最终还是只能来到西宁动物园的豹馆前。这件事令我沮丧了很久,但我也发现,也许出发寻找雪豹本身是重要的,这段寻找的历程已经足够值得书写。

不日远游《洪水中的年复一年》
我的二十六岁是从支气管炎开始的,病愈的感受令我想要一并解决自己的厌食症,然而医生和我都知道,厌食多半与心情有关。我吃得很健康,读书听歌,与最能让我快乐的小泳约会散步,做许多新鲜的事情,然而这些事给我的快乐都是不确定的,很快会在年复一年中成为记忆中的平常。我想,快乐也许并非必要,生活就在洪水的冲击中一直无目的地继续着。

沈山木《像》
我恐惧也憎恨父亲,他过往的磨难使他变得焦躁、严苛、固执,我感觉不到父亲的爱,而父亲面对祖父时,也同样在抱怨祖父对他的苛责。直到祖父过世,我搬出家之后,才慢慢明白父亲和我在渴望得到父辈的认可与关爱上是多么地相像,我们都是有情的普通人。

朱嘉雯《擦钟人》
因为我要去澳门,前男友和我讲起如何玩转赌场,但分手近两年,彼此的感情其实已经十分淡漠,话题结束之后,他果然与我没了联络。我和高中好友的友情也已渐渐消磨,我们如今在同一所大学,但已经没有太多可以分享的心情和共同的心愿。也许我们需要像擦洗时间的擦钟人那样,对过去说一声告别。

惊奇

#公开课#
徐俪成《回到唐朝吃茶去》

茶,在汉朝并不是常规饮料,甚至被北方人嫌弃,直到唐朝,才经由“茶圣”陆羽及佛教的饮茶风俗风靡全国。作者撷取文人描写饮茶的诗词文章,讲述他们的趣闻逸事,将采茶、煮茶、饮茶和社会文化联系在一起,茶由是被赋予了浓浓的宗教哲思及人情况味。

#惊奇乱讲#
惊奇组《未来主义编年史》(上)

《流浪地球》与《疯狂外星人》的火爆带来了国内的又一阵科幻热潮,2019年似乎也随之成为“中国科幻电影元年”,在科幻电影与科幻文学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思维逻辑与行业规则?

连载

那多《荒墟归人》(八)
“我”与荀真、图昆来到林婉仪家中,从她口中得知了水晶与“时波涟漪”的真相。利用自己的经验,“我”巧妙地伪装出自己拥有足够信息量的事实,由此从林婉仪口中得知了更多她不愿透露的信息……

萌星月报

朱嘉雯《热夜与江流》
作者分享了自己成为作者的旅程:曾因黄浦江上往来的轮船和跳跃的灯火而发梦,因小人书中的异兽神怪而神游,也曾因小说和游戏里的虚拟世界而兴致盎然。原本只是满足于当一个虚拟世界的看客,但渐渐地迷上了搭建一个幻想的世界,于是便多了许多能做的事情,奇妙的际遇也接连不停。

新概念

#参赛作品选登#
郭琳煊《社戏》

儿时每逢“拜拜”,我都跟着婆婆去村子里看戏,戏台、戏曲和看戏的经历都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只是时移世易,爱戏的老人故去,看戏的孩童长大,社戏表演已经没落,可我仍然热爱并永远思念这片土地上的每一点印记。

范心如《他们俩》
作为代表参加市运会后,弟弟和同学在寝室随手打开了一包辣条吃,但这一违反学校规定的行为将使他面临记过的处罚。父母带着弟弟找校长求情认错,想要托人找关系摆平此事,还任意地指摘弟弟的错误,就连“从不惹事”的姐姐也在此时感到几分迷离恍惚……

#新概念书写#
曲默涵《缓行记》

在我意识到写作是一件严肃的事之后,提笔变成一件很难的事,偶然中的必然是“新概念”的截稿日期催着我动笔。我由此写了几个月,又对生活中的素材不断地进行加工,写成了处女作《父辈、病痛与我》。从初次来沪到参加复赛与颁奖典礼,写作始终是我能与世界相处和谐的解决方式。我相信向山谷呐喊的时候,该先有发出声音的冲动,而不是想着回声如何。

#大赛专栏#
“中版国教”杯第二十二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征文启事

附:报名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