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旁观其实是一种自我观察


编者按

本期中,作家王咸分享短篇小说集《去海拉尔》的创作故事,以及在《收获》担任多年编辑的经验;“中版国教”杯第二十一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正在进行中!记得提前去熟悉的报亭预订噢!邮局订阅,邮发代号4-4;公众号微店——萌芽小铺。

头条

王咸X《萌芽》 《旁观其实是一种自我观察》
去年底,一本题为《去海拉尔》的短篇小说集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很少有人知道,这位笔名王咸的神秘作家,就是《收获》杂志社的“王老师”。每天和大量稿件打交道的他,却选择了做一名“隐者”,二十多年的时间里,几乎没有人知道他“在写”,直到这一次,七篇短篇小说,首次与读者见面。在本期访谈中,他将与读者分享多年写作、编辑生涯中的故事,以及他所旁观到的,“真实的生活”。

小说

王咸《午后》
一个人吃过午饭,史立中就到院子里站了一会儿。他现在特别喜欢回忆往昔,那种刹那间出现的“过去”的感觉会让他产生片刻的安宁。回到客厅里,他偎着炉子坐下来,打开手机看微信朋友圈,看到许久不联系的同学阿鲁发了一张门的照片,还说了一句话:“是敲呢还是推呢?”正在这时,院门外传来了一声呼唤:“立中,我,阿鲁”……

察察《感觉好多了》
凌晨时分,徐卓阳吐血了。这个夜晚剩下的时间里发生了一点战斗:她想打给闺蜜惠惠,听一听她的责骂和关心,可是惠惠快当妈妈了,不能轻易打扰;她想打给沈之南,可是自己又有什么资格打这个电话呢?白天上班时,一场关于剧本的争执又打破了她努力维持的平静……

齐鸣宇《跑步的人也会伤心》
分手已经半年,可是当看到朋友圈里樊思琪和一名酷似王大陆的男生的合影,“我”所有的伪装还是溃不成军。失落之下,“我”重拾夜跑的习惯,和新公司的同事宋瑶成为了每天一起跑步的朋友,试图开始新的生活。一天,“我”和宋瑶一起去看最爱的电影《志明与春娇》,恍惚之间,“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智】波拉尼奥《存在于荣格尔书中唯一的那个智利人》
本文摘自智利作家罗贝托·波拉尼奥的中篇小说《智利之夜》(西语首版于2000年),讲述了智利作家兼外交官萨尔瓦多和德国作家荣格尔之间短暂却难忘的交往。萨尔瓦多去探望一名潦倒贫困、忧郁沉默的危地马拉画家,与荣格尔不期而遇,在简陋的阁楼中,画家始终躺在窗边凝望着巴黎街头飘扬的暮色,荣格尔一直一个人侃侃而谈,萨尔瓦多倾听着,渐渐“被卷入由无用的念头编织成的蜘蛛网里”……

专栏

#奇怪的人#
沈大成《配音演员》
她是动画片《小羊之家》中羊母的第九任配音演员,动画片已经播出两万多集,但每个角色的声音从未变化,成为了几代人共同的记忆。这天工作时,大家发现“狗”的配音演员消失了,难道“狗”被脚本写死了?回家时,她看到邻居家的男孩们在楼下的小花园捉住了一只狗。她看看狗,狗吐了吐舌头,直率地看着她……

#孟子析义#
张定浩《学之与行之》
在本文中,作者解读了“学之与行之”“王者之迹熄”“人性之善犹水之就下”“舍生取义”“求其放心”五则来自孟子的教诲,深入浅出地对《孟子》的原文进行了梳理,并针对“性善”这个几千年来聚讼纷坛的思想问题,厘清了几个常见的误区,以便读者之后进行更深入的阅读。

散文

叶茫《第一次爱的人》
“我”和摄影小弟一起去做采访,无意中得知看起来安静内敛的他是王心凌的忠实粉丝,而且“粉龄”已经超过十年。我很少见过有人这样漫长又热烈地喜欢一个遥不可及的人。而在倾听之时,我发现自己竟然还能完整地唱出——实际是背出王心凌的《第一次爱的人》,这是初中时的同桌男生,留给我的记忆的痕迹。

辜妤洁《如痕迹消失于海岸》
和他的重遇发生得猝不及防,我的心跳一如两年前在东京初识的那个夏天。当时的他有着腼腆的、非常少年气的表情,微笑的眼睛像倾泻而下的银河。我们之间,都是细节,都是小事,都有温度,都在发光……但也都已过去。

曹姮《孤月下的人》
结识于保研夏令营的小鱼儿是我遇到的第一个跟我同一天生日的人,令我感动的是,对这份本来说不上有多浓厚的友情,她比我还要珍惜,专程来台北陪我跨年。我也在繁忙的期末季尽量抽时间陪她,因为我知道,这种“漂洋过海来看你”的情意,是真的值得更多一点点的时间的。我希望小鱼儿在这几天里可以开心,一如希望……曾经为了那个人奔赴纽约的自己,未曾被冷漠伤害过。

陈又津《新手作家求生指南》
家附近的猫家族、假想中的“不存在的弟弟”,吃便当时的小意外、不需要靠写作来证明的母女关系……在四篇千字小文中,作者分享了日常生活中一些小小的却余味绵长的点滴。

惊奇

#公开课#
董铭《戛纳电影节,笼罩在艺术光环下》
每到初夏,来自全世界的电影人会云集在法国蔚蓝海岸的一座小城,对他们来说,戛纳电影节是“第七艺术”的众神殿。作者用电影节历史上几个重要的事件和瞬间,来引出戛纳电影节所具有的优雅传统:“让电影是唯一的焦点”,并始终开放地接受美好的、或错误的评审结果。

#惊奇乱讲#
惊奇组《审美研究》
各代都有各代的“鲜肉”和“仙女”,只是如今随着信息传播的提速,“审美观”更新换代的速度已远胜古人。美与丑,究竟有没有标准?我们的审美,又被哪些因素所左右?审美究竟是否可以被“改造”,又有哪些途径是被证实切实有效的呢?

连载

蒋峰《江湖之远(十四)》
文思清的不告而别,让小五子对自己的太子身份更加迷惘。梦中一见后,小五子来到文相府的原址,归还了文相居,并决定在入宫之前,南下少林寺。没想到在那里,昔日由昆仑公子所引起的恩怨又起……

萌星月报

齐鸣宇《无法置身事外的人》
作者坦言,想要成为一个置身事外、暗中观察的作者是很难的事情,事实上,在写小说的时候,书写者自己才是那个唯一没有不在场证明的嫌疑人,与笔下的人物拥有共振般的命运。

新概念

#参赛作品选登#
姚章玥《速喜》
“嘟、嘟、嘟……”三三终于下定决心给卧病在床的外公打去那个让她踌躇许久的电话。外公会算命,如果他用夹杂着苏式口音的方言说出“速喜”两个字,就预示着一切都会平安。从小到大各种故事的真真假假,让三三对“速喜”说不清是信还是疑,但这一回,她真的宁愿相信。

#新概念书写#
郑冰秋《括弧》
四年前的那个春天,我抱着申请表贴着墙走下楼梯,小心翼翼地避开那些一只脚已经踏入名校的同学们,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自己脆弱的自尊。但“新概念”让我意识到,原来并不是学渣就不配有梦想,原来我也可以在某一个时刻闪闪发光;到了大四这一年,“新概念”重新以括弧的形式出现在我的名字后,为这场青春留下了最长情的注脚。

#大赛专栏#
“中版国教”杯第二十一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征文启事
附:报名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