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最初,是小说找到了我”


编者按

蒋峰首谈《江湖之远》背后的创作故事,并分享了写作多年来的种种心得;“中版国教”杯第二十一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正在进行中!记得提前去熟悉的报亭预订噢!邮局订阅,邮发代号4-4;公众号微店——萌芽小铺。

头条

蒋峰 x 七月人《最初,是小说找到了我》
蒋峰写过爱情、悬疑、推理,《江湖之远》是他第一次写武侠,也是第一次写连载。从第四届“新概念”中的一鸣惊人,到十九岁时的第一本小说《维以不永伤》,再到如今涉及各种题材的十多本小说,他说,“最初,是小说找到了我。”

小说

夏烁《幻光》
祖母再次跌跤住院,“心怀愧疚”的“我”为祖母找来之前请过的护工阿婆。阿婆和上次一样勤快,甚至有些过于勤快,然而,这次“我”发现看起来温顺良善的她有着另外的一面……

栗弗《门打了一个嗝》
经历了两次不愉快的租房后,“我”和大学时的好友梁慧开始了在上海的合租生活。生活中的小摩擦让我们之间的关系并非亲密无间,但也算得平静并互相依赖。直到有一天,一个陌生男人以我们没收衣服的借口上门找茬,“我”明白,这是秋涛在提醒“我”, 他找到 “我”了……

王文《深水炸弹》
纪念馆馆员林谷雨听到对面的老居民楼传来了爆炸的巨响,出门看个究竟的他却在居民楼下偶遇了去年常来纪念馆的小夏。小夏是资深戏曲迷,对馆内的藏品了如指掌,但没人知道她的身份。在一次次的相遇中,林谷雨不禁被她深深吸引。

韩旭《远行记》
被寄养在舅舅周大涛家里的张丽娟对生活的处境感到绝望,她唯一的愿望是离开这里,去深圳,而“烂仔”蔡刚的出现倒给了她一丝希望,她决定紧紧抓住这根危险的“救命稻草”……

专栏

#奇怪的人#
沈大成《太空审判》
地球人正在乘坐太空飞船移民其他星球,指挥官发现船上竟然有一千三百余人偷偷携带超过规定体积或重量的物品,犯了持有过多物品罪,很可能威胁到飞船的航行安全。要不要把他们流放太空以示惩戒?指挥官面临着艰难的抉择。

#孟子析义#
张定浩《以德服人》
作者围绕“以德服人”,“ 人皆有不忍人之心”,“ 闻过则喜、与人为善”,“ 知人论世”等经典片段,探讨《孟子》中人的本心和君子的修养问题。

散文

钟念念《那你不寂寞吗》
在台湾交换的日子就像是一架望远镜,帮助我把爱豆拉近到眼前。我追随着她在这里留下的痕迹,走过她来时的路,置身于她电影中的拍摄地,在这一路追寻中,我漫游在寂寞与不寂寞的边境。

陈秋韵《我们离大海到底有多远》
在纽约时,我和H之间的关系停留在不进不退的“友好”状态,很难说是情人还是朋友。此时此刻,我和H走在日本的小岛上,这是我们第一次一起旅行,这本应是再快乐不过的旅行,就像卡佛的诗:“假装/我们身在异国,在爱中。”但事情有些不对劲,我们不时发生争执,某种莫名的紧张充斥于我们之间的空气。

江修《夏夜特攻队》
在我的连蒙带骗下,男友柳明终于答应买一辆摩托车作为我们的代步工具。柳明的实习工资很低,还要养着我这个备战考研没有创收的“米虫”,于是,在拮据的生活里,骑车在这个城市闲逛便成了我们每日晚饭后的余兴节目,“夏夜特攻队”正式建立……

吴晶晶《弟弟》
小时候的弟弟天真、乐观而勇敢,然而父母的打骂与冷漠,哥哥的堕落,让弟弟一步步复制了哥哥的道路,偷钱、逃学,过着浑浑噩噩的生活。弟弟是我为数不多的真正爱着的亲人,我决意要把他从这种生活里拖出来,然而说到底我也没能够救他,我最终还是失掉了他。

柳雨青《食物与他乡》
离开了台北、上海,我来到温哥华开始新的生活。无论是在温哥华和三个室友一起做饭,还是在台北与朋友上山砍柴烤肉,我贪恋着在异乡与朋友共享食物的时光,在食物温热的香气里,纵然只是萍水相逢一场,也可以放心地交付出小小真心。

惊奇

#公开课#
桑育行 《一场嬉皮士的瑜伽》
瑜伽是当下最热门的运动之一,许多欧美的嬉皮士前往印度学习瑜伽;五十年前,披头士乐队和史蒂夫·乔布斯也曾远赴印度追寻瑜伽精神。当嬉皮士爱上瑜伽,他们想在其中找到什么?作者从瑜伽和嬉皮士的“相遇”谈起,探讨东西方精神的碰撞所产生的“化学反应”。

#惊奇乱讲#
惊奇组《一人生活指南》
搬家、独居、合租越来越多地成为作者们书写的主题,个人空间与亲密关系的两难似乎也困扰着每一个人。为了一份“真正属于自己的生活”,漂在大城市的年轻人在租房时遭遇了哪些苦辣酸甜?合租的室友又有哪些“神奇物种”?而在追求独立与自由的同时,他们却仍然无法抛却对亲密关系的渴望。

连载

蒋峰《江湖之远(十二)》
小五子一行人离开了百花谷,踏上了去京城之路,途中,悄悄溜进赌馆的小五子被一位神秘高手困在了赌桌上,无法脱身……也就在这里,他得知了自己真正的身世……

萌星月报

江修《做人最重要的就是开饭》
在创作时如何摆脱他人的影子?这几乎是所有写作者都会遇到的问题。作者在痛苦地揣摩“流行”和“市场喜好”之后,愈发明白自己所擅长的,和想要写的究竟是什么。

新概念

#参赛作品选登#
张忱涵《告别黄金时代》
母亲去世后,我随着父亲和继母搬了家,离开了那个和毛哥、阿鑫一起长大的地方。我们曾在那里一起度过每一个下雪的冬天,用蜡烛在黑夜里唱歌;如今,我一个人在陌生的学校里,拼贴起破碎的理想,适应着告别与沉默,但黑夜里,我依然看得见迸溅的星火,就像很多年前我们挥舞的那样明亮。

#新概念书写#
吴安琪《容器》
每当在书里读到这样的句子“那是珠宝一样的时光”时,我就会想起初中时代,和当时全班传阅的《萌芽》。高中时,这珠宝一样的时光消失了,所幸,我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容器”, 把我一层层剥落的记忆,把我的柔情和阴暗,贮存在给“新概念”的投稿中。在那里,它们都被稳稳地接住,被宽容地接纳了,并且破土、生长,成长为我从前不敢想象的,干净的乔木。

#大赛专栏#
“中版国教”杯第二十一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征文启事
附:报名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