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给世间万物赋名


编者按
“中版国教”杯第二十一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拉开帷幕!人气作者徐振辅分享旅行探险、田野考察中的奇妙经历,畅谈自然与文学;记得提前去熟悉的报亭预订噢!邮局订阅,邮发代号4-4;《萌芽》编辑部邮购 电话:021-54032567(周一至周五,10点-16点);公众号微店——萌芽小铺。

头条

徐振辅X 胡玮莳《给世间万物赋名》
从台湾大学昆虫学系毕业的徐振辅,是年轻的探险家,也是自然的书写者。从北极冻原到热带雨林,从红树林海岸到青藏高原,他为那些未知而美丽的生物命名,也用文字记录下自然的壮美与哀痛。在本次访谈中,结合其兴趣爱好、成长经历和作品,徐振辅畅谈了他心中的文学与自然,并分享了他在旅行、摄影、写作中的生命体验。

徐振辅《湖泊会记得哪些事?》
在北极冻原和鸟类一起过了一段苦行僧式的生活后,我开始向贝加尔湖出发。远方的雾正将贝加尔湖和天空混合在一起,好像有一座星系准备从那浑沌中成形。继续前进吧,我要离湖泊更近一点,那里保留着一千万年的故事,我想听到它的语言。

小说

杨菲《最爱》
即将和相亲对象结婚的黄雨梵偶遇了老同学黄丹,得知李永昌刚刚结婚的消息。进入高中同学微信群后,她从朋友圈里悄悄观察着李永昌的近况,高中时的运动会、住院的父亲、不算告白的告白、误会与分离……回忆渐渐浮上心头。就在这时,他发来了消息。

汪彦中《摆场子》
赵小一升入了初中,开始跟着成绩全班第一却相当“混世”的同桌姜辉混。在姜辉的要求下,赵小一硬着头皮去帮姜辉约班上的女生路颖,这引起了另一名不良少年李贺的不满。僵持之中,双方决定摆场子,一决胜负。

一君《泡面》
陈诺和合租室友沈莫的关系客气又冷淡,一次一起吃泡面的经历,让一切有了变化,煮面时沸腾的咕噜声渐渐成为他们之间默契的暗号。男友和家人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冷漠,工作中与同事的疏离,让陈诺觉得自己从来都是一个局外人,但在他面前,好像,可以不一样……

专栏

#奇怪的人#
沈大成《黑鸟》
新来的年轻护工被指派去照顾养老院最老的安太太。安太太在老和死的履带上停留了许多年,甚至在这个明月当空的夜晚,她还坚持要吃冬天第一波上市的大草莓。护工突然发现,窗外,一只黑色小鸟正在飞飞停停,月光照亮了养老院里所有的房间,黑鸟似乎正在搜寻着目标。

#三角关系#
库里里《四月是最残忍的季节,那五月呢?》
著名诗人艾略特在《荒原》中写道:“四月是最残忍的季节,春雨搅动颓靡的根茎,混合着记忆与欲望,从无生气的大地滋育出丁香花。”四月为什么残忍?丁香花又有何寓意?作者结合人类学著作以及诗人的个人经历,解读《荒原》之谜。

散文

叶茫《另一次死亡》
得知外公摔了一跤去世后,我在第二天匆忙回乡奔丧,路上回忆起外公,竟然也只有一些碎片般的印象。在葬礼中,我从并不相熟的亲戚那里拼凑起外公的模样,却依旧茫然。直到最后与灵柩告别时,我清晰地感觉到了外公的离去。

梁小雨《人生和解协议》
查理和罗拉是音乐剧《Kinky Boots》里的两位主角,他们的共同点是没能成为父亲期待中的儿子。罗拉所唱的《I’m Not My Father’s Son》,抛出几个叩问人心的问题:你爱你的父亲吗?你恨你的父亲吗?即使陪他……或是他陪你走过人生大半,几十年里你们彼此了解过吗?

李雪婷《行行重行行》
爷爷患了老年痴呆,越来越糊涂、任性,我们不禁暗暗希望他变成一个静默的、不要惹麻烦的老头,只要活着,就可以了。一天深夜,爷爷打开客厅里所有的灯,在沙发上静坐,似乎在向我们无声地示威。

陈又津《无缘之人》
离职的我去参加旧同事的聚会,得知同事小铁和所有人断了联系,要去当无业游民。对此我并不惊讶,因为在城市里,本就到处是因为缘分淡薄而独自生活的人。而那些住在二十九街的真正的游民,也即将面临拆迁,我不知道他们会去向哪里。

惊奇

#公开课#
河西《日本建筑:极少,就是极多》
“少即是多”的原则,贯穿在日式美学的每一个缝隙,而日本建筑是这种风格的集大成者。日本当代建筑师深谙其中的奥妙,筱原一男的“伞之家”,妹岛和世的“森林别墅”,阪茂的“纸教堂”,安藤忠雄的“光的十字”……极少就是极多,是他们共同的建筑信仰。

#惊奇乱讲#
惊奇组《禅与原子人修理》
《恋与制作人》与《旅行青蛙》等流行游戏为何大受欢迎?信奉“都行,可以,没关系”的“佛系”青年真的“佛系”吗?在虚拟技术快速发展的背景下,未来的虚拟空间会怎样介入真实世界?

连载

蒋峰《江湖之远(十)》
文思清和八光一起来到南京,这天早上她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一个戴面纱的女人哀怨地对她说:“总要有个人死的。”那是谁要死,又是谁说的这句话呢?正在困惑之际,他们在街头发现了两个人……

萌星月报

李雪婷《忽如远行客》
作者坦言,总是在开始写作之后,才知道还要学习写作;在学习写作之后,发现自己可能不适合写作——但有谁愿意承认这一点呢?更何况,心中总还有充沛的感情,总还有对种种瞬间的一丝留恋,那么,就继续写下去。

新概念

#参赛作品选登#
陈莞淇《白雾》
路边的瘦肉丸摊在起锅时,总有白雾喷出,这雾很快化作空气的一份子,消散在黑夜里,像是从来没有光顾过。这个心照不宣的小插曲,就像人与人之间互相致意又马上抛在脑后的相识相见。对这条街上的人们,我熟悉且怀念,但终究一无所知。

#新概念书写#
林砚秋《青山在》
在燕园读了半年书,再次参加“新概念”时,我的心情已与高三时不尽相同:没有了当时的紧张、期待与野心,这次更像是一次随心的重逢。从高中到大学,许多念头生生灭灭,可至少我还在写,单从这一点来看,似乎一切都有了被谅解的可能。

#大赛专栏#
“新阅会”杯第二十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入围奖获奖名单
“新阅会”杯第二十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优秀组织奖获奖名单
“中版国教”杯第二十一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征文启事
附:报名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