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北归的人群中无人言语


编者按
岁末,一起来聊点轻松的话题,辜妤洁和浅草千叶子将与大家分享有关治愈系创作及日本文学的点滴心得!记得提前去熟悉的报亭预订噢!各地邮局订阅2018全年,邮发代号4-4;《萌芽》编辑部邮购 电话:021-54038381(周一至周五,10点-16点);公众号微店——萌芽小铺。

头条

辜妤洁X浅草千叶子《北归的人群中无人言语》
在胡玮莳的主持下,两位“治愈系”青年作家辜妤洁与浅草千叶子就创作进行了对话。访谈主要围绕治愈系文学的特点、日本文学的语言和风格、和风元素的应用等话题开展。两位不仅分享了自己的创作心得与趣味取向,还深入剖析了和风之美。

小说

辜妤洁《赏味期限》
“我”和周颢相恋八年,快订婚时却收到他亲吻其他女孩的照片。伤心的“我”来到东京投奔母亲和继父,遇到隔壁的“冷漠”律师沈致远先生。蛋糕过了赏味期限之后不能再吃,那爱情呢?面对周颢的解释和女孩的心计,“ 我”试图寻找着内心的答案。

察察《几颗小钻石》
肤浅又真诚的小老板林翰、他的下属刘盼与其多年闺蜜宋霭,以及看似木讷的科研男郭启纯,都漂在北京这座城市。偶遇的人能否相识,陪伴的人是否另有心事?巧合与意外之间,他们兜兜转转被联系在一起。

王文《波丽露夫人》
张亮暗暗关注着楼上的年轻实习老师李淑珍,李淑珍正和神秘平头男秘密地谈着恋爱,而张亮还阴差阳错地参与了其中。此外,和“兄弟”般的朋友夏冰的矛盾,好朋友小新对夏冰的态度,也让张亮有些不安。这个春天,好像注定不会平稳地过去。

专栏

#奇怪的人#
沈大成《使喂养人害怕的猫》
喂养人最近发现,不知什么原因,从小养大的猫变了样,从前猫天真,现在它阴沉沉的。猫开始用各种方式折磨自己,害怕的主人带猫去动物诊所求医,它却表现得完美极了……

#三角关系#
库里里《纪实与虚构》
台湾作家王定国写生活中鸡零狗碎的细节,在《妖精》中,母亲得知勾引过父亲的“妖精”晚景凄凉后,大发“善心”;爱丽丝·门罗则在《机缘》中,为人物的相识设计了出人意料又合情合理的“机缘”。

散文

黄可《私人动物史·鸟》
在布鲁塞尔看到自由的群鸟时,我忽然想起记忆中的那些鸟儿:童年时小伙伴偷来的幼鸟、卖鸟人网住的芙蓉鸟、聪明的八哥、野性的山禽……许多遗憾、美好和时间,都和这些鸟儿一起离开了。

贺伊曼《游泳也不是非要在夏天》
小时候,我妈用和涮毛肚差不多的方式,让我学会了游泳。如今看来,那些被妈妈“虐待”的小事也让人怀念。时隔多年,再次没入水中的那一刻,我忽然很想游得更快,仿佛这样,才能证明些什么。

李雪婷《算命》
在人生的“尴尬时期”,我找“大师”测字,自此迷上了“卜算流年”的游戏:抽免费的“观音灵签”、自制灵签、和室友打着手电蹲在地上掷硬币……人总是想极力接近未知,但我渐渐明白了“算命”的本质。

马哈《智慧店》
休学前往欧洲的流浪经历并不如设想那般美好,室友乔·帕特里克钟爱卡夫卡和空气吉他,但他的生活方式令我无法忍受。逃回学校后,我和智慧店里形形色色的摇滚迷熟悉起来,也渐渐理解了乔所追寻的东西。

惊奇

#公开课#
赵典谦《穿巴黎世家的女巫》
女巫,神秘而古老的“职业”,人们通过想象塑造出她们的形象,从美艳的女子到干瘪的老妪,从中世纪审判女巫到当代影像消费女巫,其中透露出恐惧、渴望和挣扎。

#惊奇乱讲#
惊奇组《丧的艺术》
随着丧茶、咸鱼、葛优瘫、马男波杰克的流行,朋友圈里也常能见到“元气满满的丧”。而当“丧”成为一种狂欢,真正的忧愁与抑郁又该藏身何处?当下流行的“小确丧文本”,和文学上的“丧经典”相比又有何不同?

连载

蒋峰《江湖之远(五)》
武林大会上,小五子被大漠仙人和蓬莱阁老擒走,点了哑穴装进了棺材,一路上,各路人马纷纷前来寻仇或营救……

萌星月报

来年《线索与碎片》
非虚构和小说之间有什么区别?作者学新闻,在采访中接触各类人与事,但愈是深入,愈发现无法理解个体的境遇。如何安放流失的情感,安放自身和世界拉扯时产生的碎片?她找到了藏身之处:写小说。

新概念

#参赛作品选登#
胡必成《故地》
过年时回奶奶家,我发现水泥厂正在侵蚀这片土地,只留一片灰白。过去在这里成长的痕迹渐渐模糊,面对爷爷孤独的坟茔,我默问自己:故乡在哪?也许疲于向别人解释,但终究要追问自己。

#新概念书写#
江修《追梦人》
参加“新概念”,除了奖杯和五湖四海的朋友,我还顺带着解决了单身问题,并成功把这段故事变成了旷日持久的“事故”。我只是写了一篇小说,把它塞进邮筒,只是去上海,参加了一场比赛,却得到了恒久的馈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