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诚实是写作的必备要素


 编者按

“新阅会”杯第二十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进入冲刺!台湾青年作家杰出代表陈又津对话张怡微;蒋峰《江湖之远》再生悬念!记得提前去熟悉的报亭预订噢!邮局订阅,邮发代号4-4;公众号微店——萌芽小铺。

头条

陈又津X张怡微《诚实是写作的必备要素》
陈又津是台湾杰出青年作家的代表,本次访谈中,陈又津谈到了自己所关注的移民群体、进行家族书写的创作考量,以及当下的文学环境和两岸作者的风格差异,并诚恳地分享了她的阅读经验和创作方法。

陈又津《家乡的话》
我坐船去马祖旅行,发现那里老人们都讲福州话,不由得想起来台后的父亲沉默的生活。过去父亲在三和夜市卖小吃,大家都说闽南语,他说的却是福州话。望着马祖的海,我想,这边的山丘和海浪,跟他一样,说的都是家乡的话。

陈又津《结缘书》
爱捡破烂的父亲常常带回庙里的结缘书,认真抄写上面关于命运、风水的句子。父亲去世后,我把这些书全部送回庙里。直到一天,我偶然和结缘书重逢,隐隐懂得了他在一笔一画抄写时的寥落与期许。

小说

卢也森《猫阱》
“我”和猫眼在四年级时爬进一座空屋,发现一只困在屋里多天,最后躺在水泥桶里死去的白猫。随后,几乎不可自控地,怀着隐秘伤痛的我们不断执行着一次又一次的“仪式”……

陈佾《红粉街上的男孩》
“我”在重点中学的普通班念书,通过初中同桌叶星认识了他的发小韩晓。韩晓是红粉街筒子楼里的“小混混”,频繁地换着女友,但内心也有着一份属于他的温柔和热血。即使从心底认定我们不是一路人,“我”还是想靠近他。

一君《无法触碰》
离婚后,“我”带着女儿莉汀在惠灵顿独自生活。强势的母亲来看“我”,对这个掌控了“我”生活许多年的女人,“我”不愿也无法“触碰”。在磕磕碰碰的相处中,“我”试图和母亲和解,无力之时,莉汀让“ 我”走出了漩涡……

专栏

#奇怪的人#
沈大成《海边的女人》
她来到一座海滨小城游玩,在旅馆的床下偶然发现了一条海带,隔壁的冲浪男子见怪不怪,告诉她这个小城在它的梦中会遗落各种各样的东西。这天夜里,她和海滨小城一起,完成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梦……

#三角关系#
库里里《荒诞硬汉默而索》
加缪《局外人》中的默而索不愿假装为死去的母亲落泪,受到审判。作者结合自己失去爱猫Mavis的经历,分析了眼泪的真正原因其实是悔恨和软弱。当你哭的时候,有想过到底是为谁而哭吗?是为离别的那个人,还是为自己?

散文

王侃瑜《窗外的乐声》
我出差欧洲,顺路到瑞士洛桑看他。我一开始生活只图简单,被他批评缺乏好奇心,委屈的我听见窗外飘来似有似无的乐声,打开窗却发现街上空无一人。音乐在哪里?赌气一般,我一路循声走到日内瓦湖,一定要找到那窗外的乐声。

水笑莹《时间凝固的花园》
爸爸全心全意地布置着屋后的空地,还砌了一个水泥鱼池。他并没有多少审美意识,但充满活力的花草和游鱼让一切简陋瞬间得到原谅。后来爸爸病重去世,他的生命和他的花园凝固在一起,永不分别。

来年《出租》
为了新闻采写作业,我租了六回进行采访。六回每天以出租自己为生,我一心想要撕下他自我炒作的面具,却意外地听到了许多有趣的出租故事。那些孤独的租客的故事在我心里徘徊着,最后,我破天荒地告诉了他我的秘密。

江修《有猫病》
被擅长捣乱的哈士奇“摧残”后,我痛定思痛,改养一只略丑的田园猫。这只长毛猫能吃能拉爱溜达,有天却染了瘟病,我忍痛用计划去旅游的“巨款”为它治病。而在我失恋失业的日子里,它也事无巨细地“饲养”着我。我想,我是真的得了严重的“猫病”。

袁沁尔《大水与芦荟》
我家楼下有一条大水,童年时的夏日,爸爸常牵着我去大水边玩耍。对面阳台里腼腆的男孩竺衫时常和我在大水边相遇。初二的一天,我参加了爸爸和第二任妻子的婚礼,回来路上遇见了等我的竺衫,他明亮的眼睛在温柔的大水旁闪烁着。

惊奇

#公开课#
河西《想象中的植物》
动物成精,植物也不甘其后。中国古代典籍中有各种成精的植物,千奇百怪之下,有两大谱系:一是吃了就可以长生不老,二是植物修炼成为人形,此外还有很多稀奇古怪不可归类的植物怪咖,它们像滚雪球一般生发出许多有趣的神话。

#惊奇乱讲#
惊奇组《复活者联萌》
《军师联盟》受捧,《王者荣耀》大热,消费历史人物究竟还有哪些方式?《西游记》《三国演义》等名著的影视改编中,哪些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哪些“同题作文”让人禁不住感叹“吃枣药丸”?

连载

蒋峰《江湖之远(三)》
离开田独的小五子想把何帮主的铜碗还给丐帮,意外遇到了关长老。在关长老的安排下,小五子不情愿地成为了丐帮帮主,重新踏入了江湖。

萌星月报

水笑莹《芝麻与百合》
作者用百合和芝麻花比喻两种写法,一种是在结局开出耀眼的百合,一种是字里行间每个细节都开着小小的花。她的野心是将两者“嫁接”,做到既惊喜又耐看。

新概念

#参赛作品选登#
夏威夷《空鸟笼》
神秘邻居方老头一直在旧园子的树上挂着一只鸟笼,“我”因躲雨和他闲聊,原来方老头年轻时善于捕鸟,意外偷到一窝绿豆雀,但之后发生的事情却令他猝不及防……

#新概念书写#
姜羽桐《不觉有余事》
少年时代,总乐于将命运偶然一次的眷顾当作天赋而毫不节制地滥施,最终无以后继。而后来我也体谅了年少,有这样一场盛事,使人平和下来继续走完长长的余路,真是幸运。

#大赛专栏#
“新阅会”杯第二十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征文启事
附:报名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