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上海-台北两岸文学营”专辑


编者按
2017“上海-台北两岸文学营”落下帷幕,又一批青年作者与导师们在上海进行了为期七天的交流,本期144页的专辑将为大家带来导师访谈、作品精选和文学营纪行,内容更丰富,加量不加价!记得提前去熟悉的报亭预定噢!邮局订阅,邮发代号4-4;《萌芽》编辑部邮购电话:021-54032567(周一至周五,10点-16点);公众号微店—萌芽小铺 。

“上海-台北两岸文学营”专辑

#作品选登#
陈又津《跨界通讯》
87岁的爸爸不告而别,独自开车去垦丁,在车祸中去世了。一天,“我”突然收到爸爸的脸书消息,他的脸书账号竟然复活了。疑惑的“我”开始调查,发现了一个温暖的秘密……
吴晶晶《绝味》
木樨和男友阿武之间的爱情渐渐退了烧,失落的木樨开始和同事“胖子”互发消息,两个人你来我往地暧昧着,又心照不宣地遵守界限,再多的尝试,似也不足以平息木樨心中的波澜。
洪明道《闹鱼仔》
“我”家以前在一个靠海的庄子,吃饭时听阿爸讲“养殖日志”、在鳗鱼池里玩跳格子、年末的收鱼、开船闹鱼的万才伯……这些伴随着水车的声音和鱼的味道,深深印在我的记忆里。作品描写了渔民家庭的温情日常,满溢着台湾乡土气息。
汪彦中《暑假之家》
赵小一绰号“倒数一”,在小学毕业后的暑假,他和朋友被“班霸”胡博抢走了篮球和钱,在去胡博家里要回东西的过程中,他慢慢地看到了一个小学生原本不会看到的世界。
傅筱婷《复健日常》
物理治疗师瑞雯一边开课带学生做复健,一边为自己的腰伤进行治疗;丈夫成楷执意要辞去在台北的主治医师职务,回到乡下进行医疗事业;他们还要为患病的孩子小衡辗转求医。“什么时候能好?”病人们常常会问瑞雯,而瑞雯自己也在努力寻找着生活的支撑点。
来年《再见江舟》
乖乖女姜唯和聪明而有些古怪的“假小子”江舟因为一起跑步而成为朋友,但临近中考时,对升学的不同态度、同学们的流言蜚语、老师对江舟的偏见,让两个女孩的友情起了波折……
林湘萦《萦》
患有抑郁症的女孩萦和人群总是疏离的,在一次赏萤生态旅中,她在荧光茫茫里产生幻觉而晕倒。在医院里,她遇到了一个患有注意力缺失过动症的小男孩“鸡蛋秘密”。作品用细腻的心理描写,探讨了脆弱的灵魂与世界的相处之道。
何天音《乌龟感冒了》
小遥负责照顾低年级学生进餐,发现有个小男孩“烂污烂污”总是脏兮兮的,老师们都认为他不正常,但小遥没有放弃他。童年快要结束了,不同于好友魏娜对“长大”这件事单纯的信心,小遥的心里有些疑问和怅惘:长大后,一切就会好吗?
柳雨青《求签》
在台北念书时,我有一段日子常去行天宫掷筊求签。那些签诗的只言片语很是迷人,让人借此想象一种命运的轮廓。我曾听从签诗做出选择,后来才发现那首签诗未必就是给我的,也许,误认也是命运的一部分。
杨兆丰《人间失狗》
爱丽刚来时只有三个月大,它跟随我们一次次搬家,一次次开始新生活。春节回家,十一岁高龄的爱丽已经病得无法欢迎我了,在鞭炮齐鸣的夜晚,我蹲在它的窝前,和它面面相觑,听取人间的盛举。
#导师访谈#
柳雨青《文字的魔幻术》
柳雨青对四位导师小白、潘向黎、高翊峰、凌明玉在文学营中的点滴言论进行了记录。四位导师,个性鲜明,分别用自身的经历和经验来回应“文学创作”的主题。虚构与真实的辩证关系让文学像一场魔术,而写作者,就是魔术师。
#文学营纪行#
这是全然沉浸于文学的七天,也是收获友谊的七天。跟随作者们的纪行文字,我们仿佛也能亲临这场文学之旅。
林湘萦《光线之外》
“‘我如果喜欢一个作家,肯定会熟读他所有作品跟经历的。’我听了兆丰这样说,多希望在未来也有人能这样读我。其实,初相识那晚我看到他于我的作品标题旁写了《萤》字时,我知道他一切都懂了。”
李胜法《我身体里也有一列火车》
“后来我独自坐在北上的列车上,翻看他们的留字,回忆与他们相处的时光时,突然想到余秀华在她的诗中写到:‘月亮引起的笛鸣被我捂着,但是有人上车,有人下去,有人从窗户里丢果皮和手帕。有人说这是与春天相关的事物。’”
傅筱婷《日常、反常与返常》
“经过整晚盲评会我的精神早已涣散,回房后浅浅睡了一夜,隔天一早我传讯息给在台湾的友人,我说,我回去恐怕会忧郁好一阵子,我向来相信我深爱文学,但爱文学的程度恐怕不及营队里其他对文学怀抱热情的人。”
江修《拟态》
“像看过的一场电影亦或是做过的一场梦,如果不是留着照片与杂志,一切根本没有真实感可言。毕竟在此行之前,我真的打算将写作这件事放下了。”
刘亦《燕尾蝶》
“比较多小心翼翼,比较多从长计议。也更愿意往深处多一点点推心置腹。因为我知道,他们懂啊。”
汪彦中《听说你们去那里谈艺术》
“想要用文字把自己感受到的一切描述清楚,所以我们选择‘写’这个动作;为了让这个动作做得更漂亮,我们决定聚在一起,互相隐去姓名,把文本交付给他人的同时等同于将一颗心放在秤上供他人品评。”
陈怡廷《一个没有颜色的人》
“最后那顿饭席上,胡老师的话惹哭了不少人。其中包括我。‘各位有才华的人要好好珍惜才华。’在我还不知道才华为何物的时候,特别感谢有个人这么对自己说。”
来年《奢侈》
“在恍惚的时刻,我觉得自己好像正站在真实与不真实的边缘。在那个时刻我的脚尖微微离地,让我从高我两头的地方偷偷审视了一下当下的生活。而文学营中就处处埋藏着这样的时刻,这一个星期里,我一直悬浮在空中。”
洪瑞晨《暧昧的诗意》
“盲评会现场对我诚如某种不等温液体,炙热过渡到寒冷,寒冷转换为灼热,慢慢地,因酒精催化的情绪与现场热络的氛围同步,我开始超脱于自我的防卫机制,转而真正在乎所谓的文学、文本的广阔。”
杨兆丰《文学萦》
“文学营中,总是要聊文学,聊到文学,我总是要说到《萦》。它就是有这样的魅力,让我在阅读中感到被真实刺穿而震撼。”
何天音《日出之前》
“我忽然感觉一切都安静下来,我想象她坐在吧台前朗读自己写的诗歌。于是我向她举杯,为了我们如此珍贵的当下,如此值得投入的音乐和流淌其间的深深的情谊。”

惊奇

#惊奇乱讲#
惊奇组《双城七日谈》
在“盲评会”上发生了什么趣事?两岸的作者在写作兴趣上有什么不同?上海和台北的城市气质、男生女生各有什么特点?黄可与陈又津做客畅谈“双城故事”。
蒋峰《江湖之远(二)》
小五子现在的职业是一名屠夫,在偏远的极北之地跟着哑巴钱老板杀猪为生。他失去了过去的记忆,但各方的神秘客人一个个到来,他仍然不可避免地陷入到江湖的纷争之中……

萌星月报

陈又津《追求反差萌》
世界已经够无趣了,要是文学也一样无趣,谁还要谈呢?作者坚持文学与现实的对比,坚持写作至少“离地三公分”,就如同正经的文学讨论会后卸了妆的睡衣卧谈会一样,拥有一种“反差萌”。

新概念

#参赛作品选登#
刘赵悦《果壳里的生命》
活在埋头学习的世界里太久了,宁远想故意做些浪漫的事。她开始认真观察身边看似无趣的同学,才发现原来每个人都在灰色果壳里挑拣着自己的故事。
#新概念书写#
张子墨《川流不息》
“十七”是我最喜欢的一个数字。这个“最”是从2015年冬天的新概念作文大赛开始的。许许多多像我这样的普通人,因了一点点不同的光,被它照见,因而流向了一条也许以前没有想过的道路。
#大赛专栏#
“新阅会”杯第二十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征文启事
附:报名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