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然后,小说更像是一个秘密的事业”


编者按:
“新阅会”杯第二十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全面启动!夜X与马广一同聊聊创作那些事。记得提前去熟悉的报亭预订噢!邮局订阅,邮发代号4-4;《萌芽》编辑部邮购 电话:021-54038381(周一至周五,10点-16点);公众号微店——萌芽小铺。

头条

夜X & 马广《然后,小说更像是一个秘密的事业》
本期访谈同时邀请到了夜×和马广两位如今已是同事的老朋友,一起和编辑们聊聊编剧工作与小说写作的异同。正如他们所言,比起影视行业,小说更像是一个秘密的事业。

小说

钟念念《搬离之后》
毕业之后父亲来帮“我”搬家,两人之间的关系微妙又尴尬。尤其是,并未到场的母亲仿如魅影一般,显得无处不在。

铁头《私奔万岁》
一个充满喜剧色彩的故事,小春和大哥的女人王琦私奔,私奔过程中波折丛生。情节只是串联人物的线索,散发出的乐观与温暖才是最动人的部分。

汪彦中《不穿校服的你与我》
在人人都穿校服的学生时代里,“我”看到了“美人沟”女孩,她穿了一件全白的毛衣,显得很与众不同。而身为一个各方面都很“平庸”的人,“我”也悄然开始改变自己,并采取了行动……

哥舒意《古典童话•猎少女》
在被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情况下,女孩和她的青花瓷马参加了猎人资格的测试,她顺利地通过了第一场浣熊测试,第二场赛马测试,最后追捕通缉犯的考验她也能成功过关吗?

专栏

#奇怪的人#
沈大成《关于玩抓娃娃机的年轻男子》
作者在上班途中对路边玩抓娃娃机的年轻男子的身世进行了复杂猜想。随着几处空间的切换,拼凑出一种伤感的假设。

#三角关系#
库里里《格利高尔为什么不飞走》
本文从卡夫卡的作品《变形记》《饥饿艺术家》切入,并以卡夫卡喜爱的前辈福楼拜作为对比,阐释了卡夫卡的不安定感之真相。

散文

王侃瑜《丢失海德堡》
作者自小就有着浓厚的德国情结,但直到成年后才第一次开启了一个人的朝圣之旅。本已经计划好了行程的“我”在德国海德堡老城却遇见了一位主动搭讪的老人Frank。他请“我”坐免费公车,还陪“我”四处游玩,尽管有过一丝怀疑与不安,但还是选择相信并与他作伴。

辜妤洁《我已离开太远》
作者回忆了自己在日本艰难求学期间与邻居男生相识相熟的经历。邻居男生严光遇一向待人冷淡,却偏偏渐渐成为了身边最默契亲近的友伴。苦闷迷茫的时候光遇正如同一束光,而在痛快哭过之后,新生活似乎正要在明媚的春日中继续。

梁小雨《饲宠记》
朋友家怯懦孤独的拉布拉多犬,让人回忆起了童年时代与家中宠物相处的点滴往事。虽然养过狗、鹦鹉、小鸡和蚕,但种种陪伴都是暂时的,而人类虚构了种种美好的宠物形象,本质上是为了抵御日常里的空虚无聊,也是对漫长时光里寂寞的一种慰藉。

曹姮《长情与短晴》
作为台北的异乡人,台风多雨的气候,繁重无尽的课业,都在日常生活中激起对北京往事的怀恋。看起来因天气而起的惆怅多情背后,实则隐藏着对于生活、人情以及抉择的无奈与怀疑……

[日]新井一二三《文化之神宿在语言细节上》
新井一二三是一位用中文写作的日本作家。因为游走于两种文字之间,她能敏锐地捕捉到其中的差异。“你所不知道的日本名词故事”正是这样一个有趣的系列,讲述着文字背后的文化传承、时代变迁和市民趣味。

惊奇

#公开课#
柳青《当我们谈论印度神片时,我们应该谈什么?》
很多人误以为印度电影等同于“宝莱坞”和歌舞片。作者从群雄割据的印度电影业中厘清了一条线索:复杂的历史和民族背景既孕育出欧洲知识界青睐的文艺片,也生产着被亚非拉视作主旋律的样板大戏。更多的属于贫民窟的“狗血片”其实代表的是一个“失落的乌托邦”。

#惊奇乱讲#
惊奇组《量贩式诗词KTV》
《中国诗词大会》的出现,让曾令人头疼不已的考查科目突然变身流行文化,古风也再次成为了热潮。

连载

夏茗悠《拂过冬季到云来(十)》
溪川名气渐长,和新旬的恋情亦渐渐稳定。两人甜蜜恋爱约会的同时,溪川将车祸的真相与从前隐瞒的关键信息向新旬和盘托出,坦白沟通后,新旬选择支持溪川转学去圣华的决定。未来有关死亡的种种谜团尚未解开,溪川在与未来自己的对话中深感迷茫,发现即使有无数次机会,也依然无法改变自己的人生。

萌星月报

钟念念《写过就像是一种完成》
“为什么要写作”是很多人的疑问。作者提出一种可能,不是为了表达和分享,也不会从中得到治愈,甚至怀疑沟通的有效性,但依旧为了“完成”而前行。

新概念

#参赛作品选登#
孙晟《保安》
热爱阅读与创作的保安时常向“我”请教写作方面的问题,“我”的态度从开始的冷淡敷衍逐渐转为钦佩感动,并从他的执着与勇气中收获了力量。

#新概念书写#
周于旸《我亦未曾饶过岁月》
作者以平实流畅的笔调回忆了自己两次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的经历,从第一次入围的激动到第二次入围的平静,他的生活渐渐也变得与以往不尽相同。

#大赛专栏#
“新阅会”杯第二十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征文启事
附:报名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