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寻找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


编者按:
无论时代如何变化,文学的定义并不会更改,2017,《萌芽》继续陪伴你。本期蔡骏悉数出道以来的点滴,广受好评的《后卫》也迎来续作!记得提前去熟悉的报亭预订噢!邮局订阅,邮发代号4-4;《萌芽》编辑部邮购 电话:021-54032567(周一至周五,10点-16点);公众号微店——萌芽小铺。

头条

蔡骏×哥舒意《寻找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

身为国内最早一代涉足悬疑领域的作家,蔡骏对“悬疑”有着独到的理解。在本次访谈中,他悉数了自己出道以来的创作历程、近年来的风格转变,以及首创“世界华语悬疑文学大赛”的初衷。此外,他也从一个被改编者的角度,对如今影视圈的一些问题谈了自己的看法。

小说

黄致中《前锋》

本次的故事发生在《后卫》中的一个配角——“贱人”身上,通过他的几次受伤复出经历,折射出球员在面对挫折时的心理压力和“老一代”那势必被淘汰的价值观。

哥舒意《古典童话·冰姑娘》

冰姑娘“瓷器”来到极北城,城里的人得了灰麻花病,“瓷器”的眼泪可以治愈他们。一时间,许多人登门拜访,而此时的冰姑娘也还未曾意识到人类的复杂。

李维北《吃蛋挞的人》

“我”在快餐店遇到一个天天坐在那里吃蛋挞的人,看似孩子的身躯,却有着成年人才有的冷静与智慧。在某次得到对方帮助之后,“我”逐渐意识到,这背后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

夜X《刀匠的妻子》

刀匠是一个手艺人,每日为生活奔波,而刀匠的妻子则是一位小说家,“生活”对她而言更像是难以忍受的。

专栏

#奇怪的人#

沈大成《试吃》

“她”是超市促销的小时工,每天戴上橙色手套向顾客吆喝一种米制的小点心并请人试吃。有一天,一位按理说绝不会出现的帽衫男子的到来,打破了她心中的平静……

#三角关系#

库里里《恋爱中的契诃夫》

本文围绕“恋爱中的契诃夫”讲了四个关系密切的故事,在阿维洛娃的故事里,契诃夫爱上了有夫之妇阿维洛娃,而后者日后发表的契诃夫的情话却被认为是她个人的单相思;在古罗夫的故事里,作为契诃夫作品中的人物,古罗夫与有夫之妇安娜的婚外情既折磨又令他陶醉。而这是人到中年的他第一次认真的爱;在批评家的故事里,布鲁姆认为古罗夫是契诃夫对自己的戏仿,而纳博科夫却给予他更多同情;在契诃夫自己的故事里,他并未对“怎么爱”给出明确的答案,他承认自己“什么都弄不明白”。

散文

柳雨青《北方南方》

作者将贯穿个人生命,因家庭、地域、交际等共同筑成的复杂情感,穿插在日常的景物与生活中,轻灵却又不失厚重。

杜尚别《我不知道风》

“我”在跆拳道社认识了清秀的师兄,心生欢喜。但在进一步了解之后,却发现对方是个“花花公子”,于是决定要把这份心意埋葬掉……

梁小雨《触手可及》

在“剁手痛三秒,不买毁一生”的消费主义时代,每个人的欲望被加倍放大了。就像纽约感恩节期间的百货商店,把橱窗布置得千姿百态,路过的人们可以免费享受美丽的幻象,成为继续生活的动力。

陈秋韵《地球上最后一个胆汁质男孩》

王马克是个冲动型男孩,和女孩有过几次交流就想要和对方进入实质的恋爱阶段,甚至立刻就提到谈婚论嫁。但姑娘们显然不适应王马克的节奏,在坚持这种恋爱哲学的他面前,一个个落荒而逃。

张怡微《看花犹是去岁人》

在《西游记》中,唐僧、猪八戒、沙僧都是“有情”,唯有孙行者是一只猿猴。只是兽性被紧箍咒管束起来。行者是行者的镜子,我们却照出了自己的情难。

惊奇

#公开课#

卢也森《驾驶的终结》

随着汽车的普及,堵车也越来越成为生活的一部分。从实验到城市规划,人们想了很多办法去治理堵车却徒劳无功,在此过程中,驾驶的乐趣也随之将被重新定义……

#惊奇乱讲#

惊奇组《一千万公号》

见面扫一扫关注对方的公众号,已成为新时代的“握手礼”。本期的“惊奇乱讲”,将从一次意外的爆红展开……

连载

夏茗悠《拂过冬季到云来(七)》

事态的发展越来越复杂,父亲的外遇并未彻底解决,新旬的麻烦却又接踵而至,这一切都让洛川感到焦头烂额。但在一片混乱中,溪川却发现了破解未来之谜的关键……

萌星月报

陈秋韵《噪音美好》

作为一个凭直觉生存的写作者,陈秋韵发现写作这件事除了过程本身外似乎没有别的意义。

新概念

#参赛作品选登#

李晓易《馐》

作者以汉语中代表食物好味的词汇为切入点,描述了经典文学作品中的丰盛佳肴以及自己由北至南又回到北方的“流浪经历”……

#新概念书写#

杨兆丰《不为人知的仙人掌座》

作者将自己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的经历娓娓道来。想象中的第十三个星座——仙人掌座坚强又脆弱,拥有不为人知的秘密,既是“我”,也是文学梦。

“世说·心语”第八届华语原创文学大赛专栏

张雨晴《药杵声中捣残梦》

作者用耐心的笔触描绘了一个叫大块的男人朴实的一生。大块从小被送人寄养,后来跟着药店师傅学捣药,学了一门好手艺,但子女却没有人可以继承他的事业。

李梓童《万花筒》

一位神秘的老人送给“我”一只万花筒,我在那个万花筒里看到了一个神秘女子的一生,但看着看着,“我”竟发现自己也早就已经深陷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