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芽》牵手“ONE”APP,孙甘露:文学并没有式微


本文转自:澎湃新闻,作者:澎湃新闻记者徐明徽

传统文学杂志如何在电子化时代谋求转变?中国知名青年原创文学刊物《萌芽》正在尝试更多改变。

12月23日,《萌芽》与韩寒监制的文艺生活应用“ONE·一个”在上海作协举办新闻发布会,宣布以“资源共享,合作双赢”为宗旨结成战略合作伙伴,共同打造文艺平台,挖掘新生代作家,开发青年阅读和文化生活市场。

《萌芽》牵手“ONE”APP,孙甘露:文学并没有式微

《萌芽》社长孙甘露表示,这次战略合作是双方经过反复磋商达成的,传统文学杂志需要改变,好的作者也需要通过更多的平台去推广。据悉,“ONE”将会赞助冠名明年第十九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与《萌芽》共同孵化由“新概念”赛事发掘出的文学新人。孙甘露告诉记者:“《萌芽》与‘ONE’之间其实很熟悉,两边的编辑、作者许多都是从‘新概念’走出来的,对于青年文学创作的理念是相似的。”

“ONE”是由韩寒主编和监制的一款文艺APP平台,发布至今已有3年,累积用户3000多万,旗下作者作品近年来出版销售近500万册。韩寒告诉记者,合作内容包括资源共享、作家签约,以及平台开放。“‘ONE’会对《萌芽》的作者进行更多的扶持和推广,一些篇幅较长而无法在《萌芽》上刊载的文章可以发表在‘ONE’上,优秀的写作者我们会签约,然后进行推广和作品出版事宜。”

双方合作的内容还包括进行更多的线下活动,“ONE”已经尝试过推广作者的周边产品、艺术设计展览等,《萌芽》在今年举办了“上海-台北两岸文学营”,孙甘露表示明年的“上海-台北两岸文学营”也可能邀请“ONE”的作者。

《萌芽》牵手“ONE”APP,孙甘露:文学并没有式微

《萌芽》牵手“ONE”APP,孙甘露:文学并没有式微

曾走出过陆文夫、孟伟哉、马原、苏童、金宇澄等几代作家的《萌芽》创刊于1956年,几经停刊复刊,这本走过风雨一甲子的老牌刊物将在明年迎来又一次改版。从杂志栏目到文章内容和版式设计都将有所变动。原有上下半月刊的基础上“两刊并一刊”,从80页增加到112页,为文学作品的选取提供更大的刊载空间。改版后的《萌芽》所收录的文学作品将呈现一个“阶梯式”的分布,除了目前作者群体的稿件采用,还将大幅增加成熟作家作品,并配以文学评论家对作家的访谈。

曾从《萌芽》起步,已经在文学领域获得斐然成绩的成熟作家,如路内、周佳宁、颜歌等都会在新版中陆续亮相,带来新作。他们为《萌芽》进行的专门创作,同样以年轻人作为取材对象,起到的是范本作用,即这些不同风格的作家是如何运用圆熟的技法将个人“习得”与“经历”结合起来的。而每一期刊物收录的作品都会兼顾“阶梯式”分布,70后、80后、90后作者都会有展示的空间。

在网络媒体、新媒体的冲击下,纸媒的任何一次转型都颇具风险。但在孙甘露看来,尝试转型是必须要走得一步。孙甘露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道:“杂志改版经过宣传,取得了不错的效果,明年的订阅量一直在上升,也让我们感到惊喜。18年前赵长天社长应转型之势推出了‘新概念’,18年后的今天,《萌芽》再次面临转型。而今年的‘新概念’作文大赛来稿量较去年翻了一番,我想可能新一代的青年又到了某一节点,文学并没有式微。”

《萌芽》牵手“ONE”APP,孙甘露:文学并没有式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