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芽》在沂南一中


作者 马广

 

唐老师打电话说这一次去山东沂南做讲座,我最先想到的是那首《沂蒙山小调》。“人人那个都说哎,沂蒙山好……青山那个绿水哎,多好看……”。可是出了临沂机场,向远处看,一马平川,并没有任何青山。从机场去沂南的公路倒是沿着一条大河而建。晚上在沂南一中的食堂和老师们吃饭,说起来才知道,那条大河就是沂水。至于沂蒙山,其实是两座山,分别是沂山和蒙山,沂南则是群山环绕的平原。另外,沂南还是诸葛亮的出生地,据说他的童年是在这里度过的,无论怎么看,这里都是一个有历史有故事的地方。

负责此次活动的陈老师说现在学校的在校生有六千多人,而礼堂只能容纳四百多人,言语中透露出对于大部分同学不能到现场听讲座的遗憾。而后,话锋一转,又说起正在建设的新校区,那里的礼堂容量将达到两千人,语气里又充满了自豪。

晚上七点,我们来到礼堂,讲座准时开始,一位老师将一台摄影机摆到了我们面前。头一次有这样的待遇,我难免感到紧张,唐老师却淡定如常,瞬间进入状态,滔滔不绝地讲起来。说到细节,话题自然而然地转向了新概念的理念:新表达;新思维;真体验。在具体分析的过程中,他以两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奈保尔和门罗的作品为例,生动详细地分析了新表达与新思维的含义与魅力所在。而真体验,常常也是同学们问题最多的地方——高中学业如此繁重,生活范围相当狭小,去哪里收集那么多的体验呢?唐老师又举了一个获奖散文的例子,着重阐释了观察与体验,真实与虚构的关系。中间,他还穿插讲述了往届大赛的旧闻趣事,引得同学们笑声不断。

我也被唐老师所讲的内容吸引住了,轮到我的时候,最初的紧张感业已消失,有的只是迫切与同学交流的兴奋。作为一名写作者,我算是具备了一些写作的经验,这也是我所讲述的重点,对于同学们而言,更多的是一种激励——如我这般普通的人也在坚持写作,大家还有什么不敢写的呢?但敢写不等同于乱写,我的经验是多看书,看好书,无论是对写作,还是生活,都是有益的。

到了提问环节,同学们都很踊跃,一位女同学的问题颇为“先锋”,提到了耽美这一类型,而另一个同学则抛出了一个更大的疑惑,爱情真的是文学千古不变的母题吗?这两个问题,其实可以用一个答案来回答,也是唐老师的观点,同时让我受益匪浅。他说,真正好的“爱情小说”写的都不是爱情。

讲座结束,很多同学上来找我们签名,甚至有同学拿了往期刊有我的作品的杂志,让我颇为感动。时间来到晚上九点半,一位年轻的老师一直陪着同学们,不时和同学聊天,鼓励他们上前来一对一提问,为我们倒茶。趁着唐老师在旁边签名的空隙,我和这位老师聊了几句,她是语文老师,也是一位文学爱好者,喜欢北方和草原。说到文学,她有点腼腆,笑着表示,总有一天也会提笔进行创作。

我们离开的时候,校园里很安静,教室里还亮堂堂的,透过窗户能看见正在上自习的同学们专注刷题的侧影。偶尔有微风吹过,有点凉,提醒着人们,秋天正在赶来,而所有的努力也必将所有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