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芽》在荆州中学


编者按:
11月12日,由《萌芽》杂志社开展的“文学讲座百校行”活动来到了湖北省的荆州中学。由我社编辑为全校师生们带来了一场关于“文学”与“写作”的专题讲座。

《萌芽》在荆州中学

作者:唐一斌

11月12号这天去的是荆州中学。因为某些原因,本来要与我同行的一位作者没能登上从上海到荆州去的列车,这也意味着我得一个人完成大约三个小时左右的讲座。这倒没什么,只是我深知自己的讲稿相对严肃,没有了同伴调节气氛,我对将要来听讲座的同学们怀抱歉意。

到达荆州的时间是晚上九点,感谢荆州中学老师们的热情招待,袁老师还给我带了两本文学社同学自己制作的社刊。

《萌芽》在荆州中学

每次讲座的时候看着台下的同学我也会想到自己中学的时候,没有手机和互联网,怎么也找不到“反讽”这个偶然在书上看到的词语的确切含义,有些陌生的术语只能根据上下文来理解甚至不得不望文生义……就像奈保尔《康拉德的黑暗我的黑暗》书名所比喻的那样,当时的我无疑处在文学世界的黑暗之中。

现在中学生的阅读环境显然比我那时要好不少,但“黑暗”依旧存在,我遇见的不少同学,他们热爱文学阅读,但很多时候一部作品中最令他们印象深刻的地方并不与它最值得称道的部分一致。因此在讲座中,我最希望的就是能够把我的阅读经历和同学们分享。

《萌芽》在荆州中学

在最后的交流环节,有的同学拿着写在手机里的小说开头给我看,也有同学问我她精心埋在小说里的伏笔和线索总是被读者忽略怎么办。这些写作的尝试虽然很稚嫩,却也令人感动。与此相比,三个小时的时间显得太短了,我很遗憾没能一一回答所有的提问。

在这些不满二十岁的年轻人身上,我看到了一种纯粹的对写作的热爱,不带有任何功利成分,一种创造出不同于这个世界的彼岸的渴望,而这太值得被激励和保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