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作家群体上午送赵长天最后一程


青年作家群体上午送赵长天最后一程

来源:新民晚报 2013年04月03日

150857e08tq8gxx8877zmx各界人士今天上午送别赵长天 记者 胡晓芒 摄

150857dpn9oz5xhxr2thno王安忆(右)、王小鹰早早来到现场

  今天上午9时30分,著名作家、上海市作协副主席赵长天的遗体告别仪式在上海龙华殡仪馆银河厅举行。赵长天家属、同事、作协同仁、生前好友、青年作家以及普通读者千余人到场送行。赵丽宏亲笔书写挽联:“殚精竭虑为文学为青年一腔热忱付大地,挚诚坦荡敢求真敢担当八面悲声哭长天。”中国作协、上海市委组织部、市委宣传部、市文联、市新闻出版局等单位敬献花圈。铁凝、李冰、殷一璀、王仲伟、杨振武、李希、翁铁慧等领导同志也送去花圈,沉痛悼念赵长天。在分发给来宾的赵长天生平简历中,家属选用了一张赵长天在夕阳下漫步沉思的照片,这是赵长天生前最喜爱的一张照片。

写童话追思

简单的送别仪式由孙颙主持,家属没有现场致辞。那多手持一支红色玫瑰,和妻子、母亲一起站在队伍最前面。两天前,他以作家的特有方式表达对父亲的感情和追思,写了一篇名为《爸爸爸爸》的童话,并署本名赵延,他说,这是父亲给取的名字。童话里,他写道:“一小盆水想,其实爸爸并没有死,他融在阳光里,所以变得无所不在。天空是他,云是他,山是他,湖泊是他,大海更是他。我,也是他……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

“写完童话,我终于敢回头长久地凝视墙上爸爸的照片。他正看着属于他的前方,光打在他的脸上。”今天,赵长天灵柩前摆放的是一张彩色坐姿侧影。

前夜,本报记者曾以那多好友身份上门慰问,并为家属选购一些相框。家中没有陈设灵堂,那多选择了一些赵长天生前的生活照片追忆父亲。对于父亲,他的遗憾是,自己新婚后的家父亲来得少,“我很怕他不认识。”

感恩师关怀

“我的文学道路和今天所获得的一切,都要感谢他,他是我永远的恩师。”作家韩寒一身黑衣,在灵柩旁站立许久,在接受记者采访中,数度哽咽:“我是在新概念作文比赛的时候认识赵老师的,当时只是很短暂的见面,之后我跟他的交流并不多。到后来,他倒经常会跟我打电话和发短信来关心我。有些时候我也会去找他。我记得去香港书展之前,他打电话给我,特别着急要见我。他一直是非常儒雅和冷静的人,很少见这种情况,那天晚上,他在一家快餐店里告诉我,你要去争取一些该争取的,但是你也要小心,不要被人当枪使用,你要保护好自己,不说违心话的同时,保护好你的家人。说完他就走了。”

“他是我所有见过的人中最干净的一个人,他特别正直和善良,他生病的时候我去看望,买了一个平板电脑,但是很久他都不要。后来他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说这是他收过的最贵重的礼物,最后他收下了。后来我们相约说,我带着女儿再去看他,但是没有想到,他走得这么快。”

送伯乐一程

80后作家、上海作协《零》杂志监制李伟长说,他是我们这一批跟新概念有关的文学青年的“精神之父”。他非常亲和,对青年文学工作者、作者、文学爱好者都一视同仁,特别爱护,积极为我们奔走。青年作者作品的书评,他帮忙向媒体推荐。我们的活动,他也大力支持。对刚出道的青年作者来说,有一个前辈引路、铺路,是非常重要的。

今天上午,《萌芽》以及“新概念作文”中成长起来的新生代作家中,韩寒之外,张悦然、周嘉宁、张冠仁、蔡骏、苏德、张怡微等均到场,送别“伯乐”赵长天最后一程。

本报记者 乐梦融 夏琦